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动态>详细内容

聚焦“小圈子”里的“大腐败”系列报道之一 “亲友圈”腐败:祸起萧墙 公权力成“私人订制”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18-10-25 浏览次数: 【字体:


【编者按】“背靠大树好乘凉”“朝里有人好做官”,所谓的为官之道至今仍被一些人奉为圭臬。这种“依附”心态的存在,正是“圈子文化”肃而不清、残存未绝的产物。“圈子”扩张带来的私欲膨胀,造成的恶果是“圈子”外群众利益的被牺牲。

纵观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落马高官中,热衷于搞“小圈子”的不在少数。有的官员身边形成以亲友、干亲、朋友等为主的“亲友圈”,他们以“狐假虎威”方式获得权力的溢出收益;有的热衷于“贵族式”运动、“高品质生活”,形成以“兴趣爱好”趋同为由的“摄友圈”“球友圈”等,行“江湖义气”,搞权钱勾兑;有的将主政地作为自己的“独立王国”,形成“帮派圈”,以权力为核心大搞“山头”主义,结党营私、官官相护、攻守同盟……

“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曾深刻指出“小圈子”的危害性。

殷鉴不远,来者可追。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近年来各种腐败“小圈子”的典型案例,为您探析其危害和根源。

今天,我们推出第一期,探析祸起萧墙的“亲友圈”腐败。

从全家贪腐窝案的“掌门人”苏荣将自己的主政地变为亲朋故友谋取私利的经济领地,到重庆市万州区委原副书记洪承义“打干亲”“认干爹”;从“贪腐夫妻档”“上阵亲兄弟”到以联络感情为由建立的任人唯圈权钱交易的“老乡圈”“朋友圈”,无数反腐败斗争的事实证明,一个贪官的背后往往有一个“圈子”,圈子里往往存在紧密的人身依附关系。

这种建立在密切关系基础上的权力寻租,利益交换,让一批“狐辈”之徒依附于贪腐官员,名正言顺地游走在领导“势力范围”内,大肆借权牟利,狐假虎威,危害巨大。

封妻荫子“家族圈”:权力成“害人毒药”


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治国必先齐家。然而,一些落马的官员不仅没能“正身律己”,没有守住公权的边界,反而溺爱子女、纵容家人,任其将职权当特权,拿公权换私利。最终,正是万般溺爱的儿子将自己送进铁窗、情同手足的兄弟让自己身败名裂、患难与共的妻子让自己跌入深渊……

苏荣,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2017年1月23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苏荣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苏荣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作为十八大后第一个因贪腐落马的副国级官员,苏荣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前,曾历任吉林省委副书记、青海省委书记、甘肃省委书记、江西省委书记等职位。

据大型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介绍,苏荣在江西主政时,其家人、亲戚在江西插手工程建设,插手干部人事,收受钱财的问题非常突出。片中介绍,苏荣贪腐案件共有十多位亲属涉案,苏荣将自己描述为“全家贪腐窝案的掌门人”。

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在当地被称为“于姐”,很多人反映她擅全干政,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江西景德镇是有名的瓷都,于丽芳非常喜欢瓷器,为了托她办事,不少人投其所好,买来各种名贵瓷器上门送礼,于丽芳来者不拒,甚至主动索要。在江西任职时,苏荣把一些官员介绍给儿子认识,苏铁志于是通过这些官员帮朋友拿项目,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

就在苏荣落马前夕的那个春节,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档名为《家风是什么》的节目,苏荣回忆说:“我都不敢看这个节目,我家‘于姐’成了江西权钱交易的代名词。家教上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不称职的丈夫,我本人出问题,老婆变得贪婪无度,收敛钱财不择手段,儿子利用我的职权影响受贿数额巨大,显然是我苏荣本身的问题,把家庭带坏的。”

苏荣在“忏悔录”中还写道:“我将自己主政的地方变成了亲朋故友谋取私利的经济领地,带坏了社会风气,也害了亲友。”

刘铁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2014年12月10日,刘铁男因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刘铁男受贿案涉及多名民营企业老板,经济转型期官商勾连、权钱交易的腐败特点明显。“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手握重权的刘铁男被老板们视作“围猎”目标,其子刘德成则被当成一个接近目标的“老虎机”,通过向其不断“投币”而打开捕获权力的通道。

在刘铁男受贿案中,邱某是向其“进贡”最多的一位,也是刘铁男最信任的一位。邱正是抓住了刘德成这个“棋子”,让初识他不久的刘铁男很快成为自己的俘虏。

2006年上半年,邱某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在杭州注册成立一家公司,并以虚假化纤贸易方式为刘德成获利825万余元。后经刘德成同意,邱将上述款项中的900万元投入股市并安排公司员工炒股获利1500万余元。后又应刘德成要求,邱从公司账户支付1500万余元为刘德成购置豪华轿车和别墅。

邱某的用意刘铁男并非不清楚,私欲作祟的刘铁男已被亲情和利益冲昏头脑,在“你情我愿”、“你知我知”的自我麻痹中,与老板们一拍即合,并最终沦为“猎物”。

家风坏,腐败现。“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直指要害。今年以来,不少被查处的大案要案表明,“一人做官,全家沾光”的思想在一些干部脑海中根深蒂固,直到最后进了铁窗方知悔悟。还有的领导干部甚至肆意支配手中的权力,直接为家人亲属“加官晋爵”。这种“让权力牢牢攥在‘自己人’手中”的不正家风,最终只会落得废职毁家的可悲下场。

站台撑腰“干亲圈”:干部变“家臣”


认干亲原本是私人生活中一件正常的事情,但当这种现象进入官场,往往会异化为一种圈子文化。以势交者,势倾则绝;以利交者,利穷则散。今天的干亲,很多情况下早已失去其应有的情感内涵,而成为拉大旗的虎皮和谋求利益的噱头。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文章报道,重庆市万州区委原副书记洪承义热衷“圈子”文化,他与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打干亲”,让女儿认刘群为“干爹”,心安理得接受“干爹”的好处。刘群经常陪“干女儿”及洪的老婆到商场购买高档商品,在“干女儿”出国旅游时,直接给信用卡任其挥霍。

报道还提到,洪承义纵容刘群介入自家家事,不但直接让其为自己操办生日宴,每年春节期间,还带刘群回秀山老家,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发红包、压岁钱等,一步步沦为 “猎物”。在关系到位后,洪承义无原则、无底线为刘群抬轿子、吹喇叭、站台撑腰,刘群则打着“干亲”的旗号,利用洪承义的职权便利,干预组织人事,将生产的药品打入万州部分公立医院,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

2018年9月11日,洪承义被“双开”;26日,洪承义涉嫌受贿罪一案,经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交办,由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值得注意的是,纪检部门在关于洪承义“双开”的通报中提到:“为不法商人培植势力、排斥异己”,“把市侩哲学带入党内生活中,为不法商人站台助威帮其大肆攫取非法利益”。

记者梳理发现,这种“干亲圈”“认干爹”的行为,在近年来纪检部门披露的落马官员信息中并不少见。

据《检察日报》消息,安徽宣州原市委书记赵增军、首都钢铁公司北钢公司原党委书记管志诚、成都市交通局原局长石全志等,都与“干女儿”长期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因严重违纪落马前,被指包养情妇,有多位“干女儿”,且在当地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

“干亲戚,‘礼褡子’。一篮儿来,一篮儿去,一篮儿不去断亲戚。”中原地区的一首民间歌谣形象地表达了干亲关系的个中微妙之处。由此看来,所谓干亲不过是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需要。一时的利益结盟,终究难逃“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结局。

相互提携“朋友圈”:赚钱一起“香香”


纵观多名落马官员的堕落轨迹,不难发现,“朋友圈”正成为导致官员落马的一大“陷阱”。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不少官员落马通常是“挖出一个,牵出一串”,在以拉关系、架天线、搞勾兑,忙着以“老乡”“同学”“派系”为名画的“圈子”里,官员逐渐变成“温水中的青蛙”,在“朋友圈”这个“围猎场”中被拉下水。

“回过头来看,我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一个20多年的朋友圈。”2015年1月16日,备受舆论关注的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受贿案一审在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法庭作最后陈述时,季建业“总结”道。

6个小时的庭审梳理了季建业38年的仕途。从一名地委党校中青年干部班学员,到官至副省级的高级干部,季建业落马前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伴随季建业升迁的是与其关系密切的政商朋友。有些是他昔日的同僚、部下,下海经商后一路追随;有些是其在商界扶持的“知己”,不管国内国外出行,相伴左右。他们涉嫌为季建业在经济上提供帮助,季建业则在商业项目上对他们照顾有加,由此形成“隐形”利益关系。 

据《检察日报》消息,季建业的主要犯罪事实就发生在与其有20多年交往的这个“朋友圈”中。在这个只有六七个人“朋友圈”中,有的是季建业的部下,有的是季建业的朋友,绝大多数是1990年季建业任吴县县委副书记时交下的。徐东明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他曾是季建业的部下,也是季建业案中行贿数额最多的人。

“香香”,苏州方言,大家一起分享、沾光的意思。为了给季建业“香香”,徐东明一次性将自己股票收益的20%拿出来送给季建业夫妇。这20%的股票收益也就是季建业受贿案中数额最大的一笔——770万元。检察机关的起诉书中指控,季建业的受贿金额为1132万余元,其中放在徐东明处代为保管打理的就达910万元。

案件移交到检察机关后,季建业写下了一份长达19页8000多字的悔过书。在悔过书中,季建业对自己的犯罪事实进行了深入剖析。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走到今天,正是缘于自己与多年老朋友的交往中“三线”失守:失去底线,不讲原则;失去界线,不分彼此;失去防线,不加防范。 

近年来,随着反腐力度的持续深入,这种显性的利益“朋友圈”已不多见。但是,随着微信等网络社交软件的普及,在微信中组建老乡群、同学群、行业群,搞拉帮结派、拉票贿选,以隐蔽的形式搞政商利益交换,甚至直接用微信红包变相受贿的新型隐形 “小圈子”正在形成。

近日,《中直党建》杂志报道了某部委局级干部董某创建“在京老乡精英会”微信群,2015年春节前,董某以老乡中的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和较成功的商人为主要对象,并不断扩大群规模,最终形成了一个人数多达400余人的“微信圈”。董某以群主身份,号召“有事找群员”,并组织线下联谊、聚餐活动,更发动群内成员利用该平台互通政、商信息,甚至出现权钱交易现象。董某的违纪行为“情节严重”,被依纪追究党纪责任。

从“行事马前卒”到“领导心中人”再到“腐败急先锋”……落马官员身边的“狐辈”之害,臭名远扬。从“自己腐”到“一起腐”再到被“一锅端”,官员身边的“狐狸”通过狐假虎威等各种方式,将官员权力“递延”,为官员牟利,为自己“贴金”。

小结:

古语云: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净化政治生态是防止腐败的治本之策。“圈子文化”滋养的是官场潜规则,与“灯下黑”的腐败相比,人身依附关系在很多场合变成一种潜规则而为人所不以为然。就建构良好政治生态而言,扫除党内人身依附关系是必不可少的任务。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党员干部要要坚决远离各种“小圈子”、“小兄弟”,坚决杜绝低俗的投桃报李的行为。依附心态对干部而言,无异于健康肌体上的一块淤结,及早清除尚无大碍,任其发展就会“存腠理”“附肌肤”“入骨髓”而“伤性命”。事实证明,建立在利益交换基础上的小圈子终究是靠不住的,只有党组织和人民才是最稳固的“靠山”。


【打印正文】